第98章 无言(结局)

“他终究还是来了,他是担心你承受不住刚才的压力。”项西突然笑道,这笑竟如此刻洒下的阳光一般温暖,可惜馀玉并没有看到这个笑容。
当馀玉转过身的那一刻,项西面上的笑容已消失了,他看到了一张年轻的却无比沧桑的面容。
“你难道还不明白,刚才他是在救你,他将落花剑的真正力量吸收了,让你避开了致命的一击。”馀玉淡淡道,他望着面前的项西,那是一张他无法看透的面容。
“他真是个了不起的人。”馀玉接道,随即转身望着一旁的天空,感觉头顶的每片云都有那人的影子。他不禁深呼了一口气。
项西在脑中回想刚才的情形,雷电咆哮中他隐约看到一个人影朝着自己逼近,那时馀玉在自己面前缓缓后退,那人影是落花剑的潜在意识,无意中觉醒的力量,他知道如果没有那个光圈,自己是躲不开那一击的。
项西沉默片刻,平静的面容始终无法掩饰悸动的心灵,他终于知道在那个时候自己就应该倒下了。
太极剑轻轻上扬,如微风一般自然,项西并没有任何的动作,那是太极剑觉醒的预兆。
黑色的如巨剑一般的剑芒直抵馀玉的胸口,馀玉竟然无法招架,落花剑在手中抖动似被一种无形的魔力束缚住了。
馀玉被这突如其来的力量逼至直直后退,口中不断吐出血丝,他万没想到太极剑竟隐藏着这么神秘的力量,这时他感觉整个身体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捆绑,体内的真气在瞬时凝结了。
项西已闭上了双眼,太极剑早已脱手,自行向着前方涌进,似乎这时的太极剑有一个终点,如果不到达那个地方它是不会停止的,那个终点也是馀玉生命的结点。
“扑。”的一声闷响,那是破空的声音。
那一刻,馀玉感觉自己心胸已裂开,那剑尖越来越逼近自己的心脏,当完全贯穿的那一刻,他便会倒下,不会再背负一切的倒下。
熟悉的红光,在北神闭上的眼中凝集,那一刻项西的嘴角竟泛起少见的笑容。
红色光点在馀玉身上集结,太极剑停止了运动,耀眼的红光如盔甲般出现在了馀玉的身体,此时项西睁开了双眼,眼中泛起灰亮的光彩,他出现在了馀玉面前,他再次握紧了太极剑的剑柄。
一阵阵黑色的光丝源源不断从项西的体内传到了太极剑上,光线在触及馀玉胸口的那一刻却遇到了无法逾越的屏障,四散开去,接着在馀玉的身体周围流转。
红光褪去,那是一副红色的盔甲,那是久违了的落花盔甲,盔甲的周身此时被黑色的流光包裹。
“该出现的终究会出现。”项西定睛望着面前的一切,那一瞬,在落花盔甲闪烁的流光中他似看到了很远。
项西缓缓抽出了已插进馀玉胸口几分的太极剑,落花盔甲出现了裂痕,裂痕越来越多,无数的裂缝中闪出了血红的光芒,那光芒在馀玉周身旋转,馀玉一跃上了半空。
馀玉的身下,掉落满地的是盔甲的红色碎片,那光芒已随着落花剑的主人升到了半空,项西随即迎了上去,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他们的周身被凌厉的红色及黑色剑光包裹,剑光如流星般在天空穿梭,剑光的每一次流动都发出嘶吼般的鸣响。
“这次已没有落花盔甲了。”项西的身影诡异,在馀玉的面前,现在的北神已到达了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一个奇迹般的高度。
一切都尽在北神的掌握,身法如影随形,如空气一般的自然,那就是战斗之神,天生的魔力使他立于不败之地,越战越勇的项西,相比较之下,馀玉的面上已现出了疲态。
馀玉的眼中闪出微弱的红芒,他越发强烈的感觉到项西鬼魅的身法自己竟无法捉摸,北神的影像在面前流转,忽隐忽现,剑气划破了长空,这时的天空,在他们的头顶正上方出现了深深的裂痕,那裂痕一眼望不到尽头。
“为什么,你可以捕捉到我的行动,现在的你应该完全跟不上我现在的剑光才是。”项西这时瞪大了双目,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这破空的一剑我已准备了好久,当你沉迷在你那虚幻的力量的时候,正是我出剑的时候。”馀玉面对着项西,此时的落花剑已穿过了项西的胸膛。
天空那深深的裂缝中闪着迅即的雷电,渐渐雷电散去,乌云布满了天空,雨滴一滴滴落了下来。
天玉花的花瓣被雨点敲打,馀玉和项西的身体也被越来越急的雨水浸透,又一阵惊雷,馀玉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他发现自己的落花剑的周围只有雨雾而已,刚还可以感受到的真实的项西的身体现在竟化成了雨雾,刚那一刹那只是划破空气的错觉。
一阵红色的豪光刺痛了馀玉的双眼,项西的身体消失了,豪光过后,面前迎来了越来越急的雨滴。
“你终究还是出现了。”馀玉平静地道,他面对正前方,狂风骤雨的深处,视线已经模糊,他几乎已快倒下。
模糊中他看到一个人影缓缓走近,很快那人影到了他的面前,看不清面容,但他知道是谁,那个一直环绕在脑中的记忆。
“你成长了。”那人影说话了,只说了这四个字而已。
在馀玉倒下前听到了那人的话语,他是微笑着倒下的,任凭雨水敲打着自己的面容和身体,刚开始还有些许的直觉,很快,风轻轻地吹过,脸颊中不断有雨水划下,那雨水如眼泪一般晶莹透亮。
太阳终究还会升起,再醒来时馀玉躺在软软的沙滩上,他双眼惺忪,勉强支撑起虚弱的身体。
“你终于醒了。”一个人背对着馀玉,那人面朝大海,但馀玉认得那个背影,他是白羽。
“白羽叔……”馀玉勉强站在原地,他此时的身体容不得他说太多的话。
“他们走了,以后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北神,也无南隐。”白羽喃喃道,语气中充满了无限的感伤,他感怀的是一个时代,在那个时代,那个充满激情的岁月,出现了太多传奇,再璀璨的星光都有陨落的时候。
馀玉平静地站在那里,他吹着清晨地海风,确信自己还停留在这个尘世。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握紧了双手。
“落花剑依然在你的手中。”白羽淡淡道。
馀玉轻呼了一口气,“有风的地方,就有花瓣飘舞。”他望着面前的大海,海面大多还被暗色包裹,海浪肆意的涌来,却又很快消失在了不远处的海滩。
“她还在等着你,一直等着你。”白羽转过了身子,并没有看馀玉一眼,只是从他的身边慢慢走了过去。
“她还好吧?”馀玉勉强挤出了这几个字,此时的他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白羽没有回答,渐行渐远,此时白羽的身影如风一般的自由。
馀玉在那个沙滩站了许久,他感受着凉爽的海风,落花剑早已入鞘,他的心却久久如面前的海浪般无法平静。
一个人的暗影在海滩,阳光迟迟没有照到馀玉所站的地方,他的头发在暗光下闪现着微蓝的光亮,当太阳照到馀玉刚站的地方时,整个沙滩也被照亮了,现在已是正午,海边已无任何人的踪迹,只有一阵阵海浪周而复始,如千年的螺旋一般,正如人们的生活。
生活依旧,伴随着万年不变的炊烟,孩子的嬉笑怒骂,一个女孩子踏入了院子的门槛,闻到了饭菜的香气。
“娘,我放学回来了。”银铃般悦耳的声音。
“灵儿,快洗洗手,吃饭了。”
灵儿一个箭步跑到了院里的水缸旁舀了一瓢水仔细清洗了雪白的双手。
水瓢中的水被阳光照射出炫彩的光亮,灵儿突然看得出了神,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大哥哥应该快回来了。他答应我一定会回来看我的,我要告诉他我书读的很好,不用他担心。”灵儿喃喃道。
“他一定会回来的,一定。”旁边的女子看来比之前朴实了许多,她现在的心已如这个院落一般宁静。
太阳将整个院子照亮了,也照亮了所有赶路的人,他们都看清了前方的路途,面上露出了无比愉悦的笑容。
风自在地吹拂,红叶林依旧,很快这里迎来了傍晚的霞光。小河边站着一位女子,她穿着粉红色的雨衣,头戴红色的遮耳皮帽,面对着前方,这次她不是来洗衣服的,她似在等待,从她的眼光中看到了无尽的希望。小河静静地流淌,不知从何处飘来了红色的花瓣,那花瓣却无血色,闪动着跳跃的光芒,花瓣随着水流越飘越远。
她突然笑了,在霞光的照耀下,她的笑容无比美丽从容。
“小红。”
馀玉站在小红帽的身后,她没有转身,不知这样过了多久,她的眼中有泪水划下。
“我在等雨。”
“和那天一样的雨。”
“是的。”
远方,很远很远的地方有琴声再次响起,那么安静,那么祥和,不同于以往任何的旋律,旋律在风中飘舞,旋律挟带着泥土,穿过冰山,跨越江流。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