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守约星星

一家极简风格的书店承办了这次的插画展活动,书店共有四层,一条旋转楼梯从一楼直接通上了顶楼,店内的书架多是透明或者纯白色,让整个空间看起来通透、明亮。
弧形的落地大窗旁是两人位,四人位的卡座,窗外有许多长势很好的热带花树,绿植,如果看书看累了,朝窗外看去,一定会缓解视觉疲劳,不得不感慨设计师的细腻匠心。
画展就在书店的四楼,像是迷宫一样的单线曲折路线,挂着国内外有名的插画作品。
因为有名的插画师总是和作家的关系也很要好,所以这场画展也吸引了不少作家前来。像是一场文人的聚会,有人惺惺相惜,有人久别重逢。
一时间店里闻名而来的媒体,书友,插画粉丝将店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
即使插画师的另类穿搭,作家的傲人风骨,各有各的风度。当一头黄毛的时子默出现的时候还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黑色宽松的西服外套内搭着简单的黑色t恤,衬着皮肤更加的白皙,小脸高挺的鼻梁像是完完全全漫画里走出来的人,不仅是女生,就连在场的男生都不禁发出一声轻叹。
零距离看到自己喜欢的插画出自一个比插画主角还要帅的插画师之手是一种什么极致体验?
“刚刚听秦主编说您的新作即将问世,请问是关于什么题材的方便透露吗?”
“您曾经被评为穿衣最低调的插画师,请问这个黄头发的造型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这次画展的作品,您的作品用色风格和以往有些许不同,请问是什么让您改变了?”
各种媒体将他围了起来,一股脑地抛出许多问题。
时子默轻松地笑了笑,咬了咬嘴唇,“新作品的题材偏写实。”
“也就说,是有关于您自己的故事吗?”
“这个嘛,就留给读者去猜了。至于这个黄头发的答案,新作品里也会有,我把它叫做重温旧梦,你们且当做为新作品提前宣传了。”
“哇~”人群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也就是说时画师和自己新作的主角形象同步了。”
“不止形象哦~”时子默笑的神神秘秘。
人群更加好奇了。
一旁的助理帮忙道,“采访就到这里,大家把精力都放在这次的画展中。还有更多的作品……”
时子默被簇拥着进入了展览区。
老秦端着一杯香槟满意地迎接他,“不错啊,你小子,把大家的胃口吊的足足的,插画师和自己作品的形象同步,这个营销点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时子默抬起修长的手指轻轻撩动眼前的刘海,“何止形象同步。”
“还有什么?前段时间我去的时候,你不是还说完全没有想法,这么快就设计好了吗?”
“你猜?”
“你这个家伙,现在连我的胃口都要吊了……”
时子默抿着嘴,皱了皱脸,直接一个帅气的wink,“我想要个大大的版面。”
“哟,什么时候不爱参加活动的插画师开始宣传自己了?”
时子默眨着眼睛,小声道,“你也知道,我恋爱了。但是我能看出来,她的家人不是很放心我,总觉得是个小孩子。我要拿出成绩来才能证明,成功这件事情和年龄没有太大关系。你得帮帮我。”
“需要我帮什么?你怕不是在凡尔赛。”老秦无奈地指了指外面蜂拥的媒体,“你的出现已经是头版头条,搞不好出版社还得靠你增加热度。放心吧,你这位天降龙婿的身份已经坐实了。”
“嗨,小孩。”
时子默正在洋洋得意,听到这声特别的招呼,看到个男人朝着自己礼貌地打招呼,穿着一件连帽的短袖外套,宽大的直筒裤,这么潮范的打扮总觉得在哪见过。
时子默迷茫地指了指自己,确认对方打招呼的人是自己。
那人笑着点了点头,朝他走过来,“小孩,原来你是插画师,我就说你看起来有点面熟。”
时子默觉得这张面孔似曾相似,仔细看了看,他的胡须,才猛然想起来,不就是那天在农场帮裴晓星拍照的那位,“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和书店有合作。今天应邀过来给画展拍一些照片。守约星星没来吗?”
“谁?”
男人从自己斜跨的小包里掏出了几张照片,“我以为她今天也会来,专门带上了你们的照片。既然这样,就麻烦你转交给她吧。”
时子默翻看着照片上的晓星清新淡雅,眼睛里淡淡的从容,照片很美,最后一张是自己和晓星的合影,“守约星星什么意思?以为她会来又是什么意思?”
“你居然不知道她的笔名是守约星星吗?”
“我听说过这是一位新出道的作家,但是并不太了解。你是说……”
“就是那位农场主啊。今天虽然是插画展,但是也有很多作者因为合作的关系也来到了现场,我以为她也会来呢。说起来,作者的书更像本人,淡淡的,总是能让人从浮躁中平静下来。好像一团云软绵绵地容纳着所有。但是比起书,我更喜欢作者本人呢……”
时子默看着自己手中的相片,仔细思考着这些话里巨大的信息,已经听不进去后面的话。
回忆起一些事。
有天他曾问过之前她负责的专栏为什么停了?
晓星,“我开始写一些自己想写故事了。”
还有一次,莹莹提到,“看到了你得奖的插画,妈妈曾说自己也要更努力,有一天能够让自己的书配的上你的插画。”
……
这点点滴滴地和那个守约星星的笔名联系起来。
他想到这里。
穿过人群坐直梯下了一楼。
在文学区仔细的翻找。
工作人员赶忙走过来,“时画师,有什么需要帮您的?”
“我想找守约星星的书,这里有吗?”
“嗯,有的。是个新晋的作家。我帮您找一找。”
工作人员在新书栏,一个不算太显眼的位置,找到了那本,封面是彩色云朵的书,递给他,“就是这个了。评价虽然不错,但是因为是新作者,销量马马虎虎。”
时子默却如获珍宝。
此刻的裴晓星和农场的工作人员,围坐在电脑屏幕前看着画展现场时子默的采访视频。
“小孩还挺上相的、”
“没想到小孩的人气很高啊。”
裴晓星笑嘻嘻道,“从认识他的时候,脑子里就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有时候多愁善感,有时候又纯真可爱,走到哪画到哪,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理所应当的。”
菜菜摇摇头,“真遗憾现在没有镜子、”
“嗯?”
睦云解释道,“现在的你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花痴的表情。如果你去参加活动,估计一分钟就被猜出来了。”
“哪有?”
“哪哪都有。”睦云解释道。
菜菜不解,“你也收到了邀请函,怎么没有去现场呢?”
裴晓星这才从花痴的状态中稍稍抽离,“我还是个小白,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万一去了,总觉得像是在蹭热度。两个人的事情还是不要搞的太复杂。”
“哎呀,你们俩谁跟谁呀,蹭热度怎么了?”
裴晓星摆摆手,又专注于继续翻看着下面的视频。
“唉,就这么几句话,你这各个角度翻看了一圈。”睦云长出一口气,“完了完了,这是陷进去了啊。”
裴晓星沉浸其中,才无所谓听到什么,两手托着脸庞,笑嘻嘻地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
“哎,谁的手机在震动啊?”菜菜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屏幕。
睦云也低头看了一眼。
两个人拉了拉裴晓星的衣脚,“花痴,你的手机响了。”
“快看看吧,是不是你的小男友现场连线啊~”菜菜打趣道。
“你们两个坏人。”裴晓星乐呵呵地接起了电话,“喂~”
“哦,你好。”刚刚洋溢在脸上的笑容极速地消散。
裴晓星握着手机好像完全换了个人,表情有些凝重,只是沉沉地应答者,“为什么呢?……”,“可是……”,“好吧。”,“知道了。”,“没关系啊。”,“好的。”
挂掉电话,裴晓星长长地叹了口气,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就是这么短的时间,她刚刚还是满面春光的,一时间竟是装满了忧伤。
菜菜小心道,“姐姐,发生什么事了?”
裴晓星似乎是走神了,呆呆地看着手机,一直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没事,栾城说下个月他要结婚了。”
“啊?”
“线上预定了我们的农场婚礼。”
打赏